以半导体化合物和LED为抓手,全产业链视角打造东南地区半导体产业集群

集微网报道(文/茅茅、Wilde、张浩、Holly)近年来,在一系列产业政策的支持下,我国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实现快速发展,为经济社会信息化数字化水平的提升提供了有力支撑。

近日,国务院连续印发了《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和《关于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

通知和新政大刀阔斧,从财税、投融资、研究开发、进出口、人才、知识产权、市场应用、国际合作等八个方面对集成电路产业实现“全覆盖”,给予全面支持,而且较以往政策支持力度进一步升级。

除了政策之外,园区作为我国产业发展的集聚区,也是国民经济和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各大产业园区也为吸引集成电路企业落户、打造产业生态系统、完善人才、服务配套系统等方面出台了很多具体实施细则。其中,泉州作为地方政府代表之一,为大力发展半导体这一战略性新兴产业,正全力加快建设泉州芯谷

新形势下,地方半导体产业应如何发展,已然成为备受关注的话题。为此,如何加快东南区域半导体产业生态圈建设?从“0”到“1”,泉州芯谷如何脱颖而出?对东南地区产业未来发展的展望与建议?

围绕这些话题,8月25日,在第十三期“集微龙门阵”上,以“新形势下,东南半导体产业如何破局发展”为主题,集微网邀请到欢芯鼓伍半导体技术平台创始人、磐允电子科技公司顾问罗仕洲,厦门市三安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技术市场总监叶念慈,福建富宸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施江霖,泉州半导体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南安分园区管委会主任蔡映辉,以及泉州芯谷晋江分园区常务副主任谢建新,泉州芯谷安溪分园区主任叶政贤进行分析探讨,由集微网执行副总编慕容素娟线上主持。超过17000人次通过爱集微APP、新浪微博、百度视频、西瓜视频、bilibili等渠道观看直播并参与互动

点这里观看回放

话题一:新形势下,如何加快东南区域半导体产业生态圈建设?

欢芯鼓伍半导体技术平台创始人、磐允电子科技公司顾问罗仕洲:在当前疫情以及国际形势的转变下,中国集成电路发展也呈现出新的形态。半导体产业发展离不开政府、资金、市场、技术和人才的支持,目前大陆半导体产业有政府的支持和充沛的资金,但在技术的引进和人才的培育上尚有欠缺,需要更进一步。尤其是随着中国大陆在占据越来越大额的半导体市场,人才缺口方面问题也日益显现。

对于东南地区的半导体产业发展,有一个相当好的地理优势,就是邻近中国台湾地区,泉州还是当年海上丝路的起点。相对来说,台湾地区拥有齐全的半导体产业链,也在全球产业链中是重要一环

在这个意义上,如果两岸能够完美结合,东南地区将已有的政府、市场、资金的资源和台湾地区的成熟技术和人才资源有效整合,形成内部力量和外部资源的有效对接,将是东南地区半导体产业破局的重要一步。

在东南半导体产业圈中,以泉州导体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发展规划为例,现在已经形成安溪分园区、南安分园区以及晋江分园区三大区块,每个部分都有相对清晰的产业规划,那么产业链如何在此基础上可以准确地抓住各自的重点来发挥特长就尤为总要。

完善产业链和产业集群是关键。这需要很多资源的被整合,这其中平台就很重要。而东南地区靠近台湾,两岸之间的互动其实相当多,如何将两岸资源有效对接,让台湾地区有效的人才和技术资源可以引入,在操作层面上,需要有一个互信的平台在中间起到桥梁的作用。

对于东南地区来说,在兼具地理和资源优势的情况下,再结合一个好的平台,推进两岸半导体产业之间的合作,尤其是技术和人才方面的对接,相信对于产业破局会起到良好的正面推动作用

厦门市三安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技术市场总监叶念慈:从以前台湾和长三角地区的上海无锡发展状况来看,最重要的是让产业群聚化。产业群聚化比较符合半导体制造的需求,会带来非常多的好处,能够打通整个产业链,这样整体的运行效率才能够大幅提升。这种产业群聚化要想实现最重要的有两个要点:一个是资本要比较集中,另外一个是人才优势

从台湾的经验上来看,台湾最重要的两个基地,一个是在新竹,一个是在台南。除了地方产业的群聚以外,另外在学校人才上面的输送支持是非常重要的,比如在新竹有清华大学和交通大学的支持,在台南有成功大学的支持,所以整体的运行有着人才的输送。

但是在大陆,人才方面的输送是比较困难的,因为有非常大的流动性。关于这方面社会上讨论也是非常多,最主要还是房价的问题或是子女就学的问题,这是阻碍人才交流的最重要问题。

另外一方面,三安光电特别需要第三代半导体制造行业的人才,但这方面人才非常稀少,这不只是大陆的难题,甚至台湾以及全世界现在都专注于第三代半导体制造人才的培养,这需要非常专业材料背景,包括物和理化学等。

三安最关注的是如何把公司的整体资源整合化,再加上对半导体制造行业人才梯度的培养。目前福建最需要的是形成自己特色的产业模式,因为如果现在再去追赶已经成熟的产业园区模式已经很困难,所以除了人才培养,更重要的是做特色半导体的产业化,然后再把配套的产业链补齐。

福建富宸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施江霖:半导体产业的发展离不开人才。北上广深、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发展半导体产业较早,因此能吸引到更多年轻人就业。相对而言,厦门和泉州的半导体产业布局较慢,在吸引年轻人这方面优势较弱。

对于园区来说,人才的扎根非常重要。以台湾工研院为例,其成立于1973年,紧邻台湾清华大学和交通大学,自诞生其就与产业界紧密互动和交流,已经成为台湾新技术、新产品最重要的研发地。由于工研院鼓励科技人员自己创业,因此诞生了大批诸如台积电张忠谋、联华电子曹兴城等产业领军人物。截至目前,从工研院出来创业的大概有2万人左右,遍布在新竹科学园区内的高科技企业内。

台湾许多创新研发都来自工研院与产业界的联手合作。因此借鉴台湾工研院的发展模式,福建发展半导体产业也可以在园区内成立一个研究院或者研究所,培养一批产业需要的人才,然后再投入到企业中去,这样既能留住人才,也能形成产业的聚落。

泉州半导体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南安分园区管委会主任蔡映辉:泉州芯谷可以说是“万里长征,才起半步”,基础还是比较薄弱的,但是我们很想把这个事做好。我个人认为人才比招商更重要,比较关注人才的以下四个问题:

一是搭建什么样的平台吸引退休的、能够发挥大作用的半导体前辈?让他们既能实现养老又能将专业贡献到底,为东南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出一份力。

二是如何吸引半导体技术人才?厦门和泉州的区位很好,但是半导体的发展却不及武汉、安徽、重庆、成都、西安等地,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没有他们技术人才多,高校密集。而要吸引技术人才的关键在于吸引其配偶、孩子。孩子会涉及到教育问题,所以园区的发展要提供优质、普惠的教育。

三是半导体人才如何培养?泉州芯谷计划用半年的时间对接厦门、泉州的高校,用明年一年的时间对接福建省内所有的高校。除了专业的半导体人才外,相关的机械、材料、化工等专业人才也可来泉州芯谷发展。另外,园区出台了相应的半导体产业技术人才全过程引进计划,即芯谷可以给高校提供高通等补助让大一的学生来芯谷实习。

四是如何培养半导体的产业功能?除了人才外,我们还非常需要产业功能。封装、测试等环节的工作,人才加以培训就可上岗,因此建立集成电路职业学校要迫切提上日程。

东南半导体不缺资金和区位,如果能够通过几年的时间完善上述4个问题,便可加快半导体产业生态圈的建设,而泉州短时间发展的重点在于制造和终端。

话题二:从“0”到“1”,泉州芯谷如何脱颖而出?

泉州芯谷位于泉州“蛇口”,处于厦门和泉州的交界,是四大国、省战略的中心地带和桥头堡。国家当前提出了大都市圈的建设规划,另外习近平总书记给福建最大的使命就是打造台胞台企第一家园,是国家层面上大力发展的平台。福建省也提出了布局建设闽东北、闽西南两大协同发展区。闽西南协同发展,以“一核三湾两带两轴”驱动发展的战略。

在地理优势和国家战略的支持下,泉州芯谷于2016年开始运作,第二年开始推动。采用“一区三园”模式,打造半导体全产业链基地。主要涵盖晋江集成电路产业园区(简称晋江园区)、南安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简称南安园区)、安溪湖头光电产业园区(简称安溪园区)

其中晋江园区致力于打造成全球重要的内存生产基地,规划面积约16平方公里;围绕晋华龙头项目,已落地涵盖集成电路产业链各环节,总投资近600亿元。目前晋华、矽品封测等龙头项目的订单供不应求。

安溪园区是福建省最大最专业的LED产业基地,已完成启动区2000亩,总投资超200亿元,形成涵盖“衬底-芯片-封装-应用”的光电产业集群。聚集了晶安光电、天电光电、信达光电等龙头企业。

南安园区主要发展的是化合物半导体,5G、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风口给化合物半导体的发展带来了良机。南安园区的路网密集,包括双港(厦门翔安国际机场、泉州湾石井作业区)、三铁(福厦高铁、城际轨道R1线、南安轨道R1线),七线(沈海高速、厦漳泉联盟快速、成功大道、沿海大通道、厦门八一快速路、石井大道、泉州环城高速南)。

南安园区最大的特点是毗邻厦门,紧邻厦门国际机场,紧接厦门市翔安区,位于泉州厦门30分钟经济圈内。另外,土地资源丰富,园区的总规划面积约33平方公里,可建设用地面积约22平方公里(约33000亩),按照1:1:1的比例规划建设基础设施、商住、产业。

三安高端半导体项目是南安园区首个引入的龙头项目,完成投资158亿。泉州三安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未来三年人力规划预计三年内人力规模达到11,000人左右

泉州芯谷规划范围约60平方公里,争取到2020年规模超700亿元,力争到2025年规模超过2000亿元,建成我国东南部地区最具有市场竞争力、产业辐射力和创新活力的半导体产业基地,致力打造中国芯谷。拥有高端专业园区、两岸合作前沿、国家战略布局、产业支撑巨大、低位房价引才五大优势。

高端专业园区:①以芯片制造为切入点,致力打造高端全产业基地;②以龙头企业为主要推动力量,落地晋华、三安两大龙头企业,致力打造化合物半导体、存储器和LED全产业链制造专业园区;③以传统产业为目标应用市场,致力打造服务产业转型升级助推器。

两岸合作前沿打造台胞台企登陆的第一家园 ①台湾是集成电路产业人才故乡;②台湾是集成电路产业辐射前沿;③国台办、工信部批复设立海峡两岸集成电路产业合作试验区;④台湾总人口2358万,目前,在台湾同胞中,汉族同胞80%为福建籍,闽南人占比74%。其中,泉州籍的约有900多万人,占比超过38%。

国家战略布局: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国家大基金)①与华芯投资签订协议,布局集成电路、化合物半导体产业,共同合作进行园区建设开发;②设立500亿安芯基金,系大基金首个地级市产业投资基金;③国家大基金是三安光电第二大股东。

产业支撑巨大:①泉州地区生产总值达9946亿元,位列全国GPD排行第18位,传统、高新、重化产业产值比例为59∶16∶25;②泉州民营经济占全市经济总量超八成。2018年全市实现民营经济增加值6951.27亿元,占全市经济总量的82.1%;③泉州是全国著名侨乡,泉商、商协会遍布全球,全国异地泉籍商会组织约257家,占比32%,闯荡于各地的异地泉商200多万人,居全省第一。旅居世界各地的泉州籍华侨、华人950多万人。

低位房价引才:泉州的房价无论是在同类城市还是同省中都是较低的,购房压力小。数据显示,2019年泉州市在全国城市经济水平排名第19名,而平均房价排名却在第43名,是一座宜居宜业的城市。

话题三:对东南地区产业未来发展的展望与建议

欢芯鼓伍半导体技术平台创始人、磐允电子科技公司顾问罗仕洲:领军企业是区域产业发展非常重要的因素。比如:提到中国大陆集成电路制造,就会想到中芯国际;讲到化合物半导体和LED,就会想到三安集成电路。

对于一个区域而言,明确整个主链条最重要的产业是什么非常重要。对于东南地区的半导体而言,产业的主轴自然落在化合物半导体和LED,因为三安在这里。而在围绕这一产业主轴来规划布局整个产业链时,一定要有全产业链视角,并且要把整个产业格局放大。就好比,在化合物半导体和LED的产业主题下,三安就如同是“航空母舰”,但整个舰队还需要很多的巡航舰,同时你的视角应该是整个太平洋。

厦门市三安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技术市场总监叶念慈:以前在台湾新竹的时候就有一个很好的想法,我们希望在这个聚落里实现像逛五金店一样。比如在缺少某些设备时,在这个聚落就可以马上找到想要的一些零件或者设备。但怎样形成这个聚落是非常重要的,目前国内半导体设备基本是清一色的美系设备。

东南区域目前是很有机会突破现状的。比如化合物半导体对于产业设备的精度要求不高,不需要达到7nm、5nm规格,所以在国产替代上会快很多,而且现在中微公司和北方华创的一些设备表现也都非常优秀。所以单就化合物半导体而言,已经具备一定的条件形成产业聚落

另外一个重点就是人才的输送,以及本土化人才的培养和保障能够接上梯队。只要在人才和产业聚集上跟上脚步,东南区域还是非常有前景的,特别是在化合物半导体方面。

福建富宸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施江霖:发展半导体产业,除了人才的扎根,产业聚落的形成也非常重要。刚创办富宸科技的时候,很多需要的物料都要从别的地方采购,比如有一台从台湾采购的设备,其中的某个零部件坏了,但又不可能再运回台湾修理,而这个零部件只能在上海或者深圳采购。而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福建半导体产业发展的滞后性。

不过在福建政府领导的努力下,福建省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前景一定是光明的,尤其是在化合物半导体领域,有希望形成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化合物半导体园区。从目前来看,随着5G、AI等新技术的应用,产业对于第三代半导体材料的需求正在急速增加,未来十到二十年,国内化合物半导体的产值将持续增长

泉州半导体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南安分园区管委会主任蔡映辉:泉州芯谷比较迫切关注未来发展的两方面的问题。

一是计划在园区打造一个几百亩占地的半导体辅料产业园。该项计划的原因有三,一是半导体辅料厂商发展面临的难点在于它的产值介于2000万-2亿之间,当地政府很难单独供地。租地又有不确定的因素存在,可能会在搬迁的过程中造成损失;二是当地政府的资金、扶持很难做到惠及每一家企业;三是辅料企业家的抱团意识非常强,很容易聚在一起相互促进。

二是泉州芯谷独立运作一支半导体产业基金的能力还是相对欠缺的,不过可以出资入股几支以半导体为主的投资基金。通过加入半导体基金进入相关的“朋友圈”,从而对接全国半导体的产业资源。

(校对/kaka)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